clover

转角遇见四叶草

clover.work

话题探讨:遇到微信好友让你给她的孩子投票你会怎么做?

微信现在年轻人基本上都在用,大多处于二三十这个年龄段,那么你们遇到过微信好友让你帮忙给他们的孩子投票的事情吗?

你们都是怎么做的呢?

在说你们的做法之前,我们先来看看其他人的一些做法:

 

我读大二的时候有个播音专业的同学参加“XXX最佳主播”之类的活动,让我给她投票。
我投了。然后看到有个比她还漂亮的女主播,投了人家一票。发现一个声线很好听的女主播,投了人家两票。
这里我突然意识到,投票竟然没有限制。可以投很多票,甚至可以重复投给同一个人很多票。只是投完票页面就跳转了,不过删一行代码就不跳了。
于是我写了一个脚本,放在虚拟机里没日没夜地刷票。
主办方可能意识到刷票的问题了,加了一个身份证号验证。但是原来的接口还留着,我把网页代码改回原来继续刷。
最终刷到第六名,前二十名入围。有点遗憾的是,长得漂亮和声线好听的主播都不在前二十之列。
这件事对我当时还不完善的世界观形成了毁灭性的冲击:这个世界上,至少还有五个人,竟然比我还不要脸。
参加过这样的几次活动,本来给朋友亲戚叫去帮忙也是举手之劳。只是有一次给姨哥的孩子投票时,当时最高票已经1200+,我姨哥的孩子也有700+,而最底下的孩子只有七八票。我给姨哥家的孩子投完票,和姨哥聊了一会,他说他根本不在乎那所谓的奖品,只是害怕孩子问他为什么人家几百票,她怎么才几票,是别人不喜欢她吗?之前一直觉得逻辑那里有些不对,后来终于明白那里不对。

这些活动已经冲击了孩子自我认知体系,对于那些高票的孩子,他只知道自己被肯定,但肯定想不到肯定他的人都是些他不认识的人。而对于那些只有寥寥几票的孩子,他们还不明白这个游戏早已和他们才艺无关的活动,他们票数不多,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好,而是别人做了弊。但是这会冲击孩子的心理,他会做一个判断,原来班上的xx的那么多人喜欢他,大家都不喜欢我。而更为残酷的是,当孩子明白这背后的一切时,他们会想到原来xx之所以被投了那么多人,是因为他的爸爸妈妈认识很多人,而我的爸爸妈妈确实在人脉方面不如他们。这不是一种变相的拼爹吗?不要觉得我危言耸听,我上小学时,班上有个女孩子天天带着彩屏手机上学,当时心里真的不理解,后来终于明白了,倒有些自卑了。所以教育确实挺好玩的,一方面让孩子都穿校服,搞得好像大家都一样,但偏偏搞出这么一手,再次把那条不公平的起跑线画出来给孩子看看。简而言之,高投票这种行为太特么功利化了,而且还有最大的弊端,孩子的信息都被赤裸裸的公布在网上,有心人完全可以记住孩子姓名特征,然后……
而说起来这种投票活动,宣传孩子的才艺倒不是主要目的,这其实是一种营销,一种对学校的营销,而孩子的父母反而不得不被迫卷入其中。教育应该学校的本职,而不是他们依仗的用来营销的资源。

前几天被朋友拉着去投票一个儿童画画比赛,然后发现第一名2000多票,画的难看死了,可是有一个小朋友画的非常非常好看却只有24票…第二天我就打电话给那个幼儿园,谎称自己是那个小朋友的舅舅,身份证被小朋友不小心拿走了,让老师找小朋友接电话。小朋友接电话后,稚嫩的叫了一声老舅,然后我就说:我不是你舅舅,我就想告诉你,你比赛画的那个飞船真他妈好看。
小朋友沉默了一下,就咯咯的笑了,然后说“那是个鲸鱼啊!”
============================
我一直就反对一切针对儿童的微信投票活动,什么“最美小天使”,说到底还是拼“最强爸妈”的人脉。
这些活动的背后的目的其实是些low逼活动方为了提高公众号的粉丝量,既缺少公平也没啥意义,最后反而可能传递给孩子们一种扭曲的价值观,这些活动还真是残忍呢。
我是懂自身强大才能给孩子带来更好生活的道理,但我也觉得,真正强大的父母和优秀的孩子,不依靠点赞来获得优越感。

其实在大学的时候,也帮过同学亲戚的孩子投过票,并且当时还特希望同学亲戚的孩子能赢得比赛,这样自己的投票就不会白费,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慢慢意识到这是对未刷票的那些孩子的不公平,只想一点,如果一个孩子因为父母不懂得找人帮忙刷票而得了最后一名,那他会不会真的以为自己做的最不好,没人喜欢他?

 

                                                                                                           文章转载自网络  如有侵权 请告知删除

2016-04-05 0 / /
标签: 

4 + 2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