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ver

转角遇见四叶草

clover.work

燕子窝

春天,楼下的家具店门头上伸出一根多余的电线,两只燕子围着它飞,飞过去碰一碰,停在附近叫两声,又飞过去碰一碰。我微微一笑,胸有成竹地拍了张照片:小燕子,你要在这里做窝,我要每天都来拍一下,看看你怎么把窝搭起来。

接下来我像所有那种没心没肺的人类一样,立刻就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等再想起来时,离春分已经过去了一个月,这条街上仿佛发生了燕子大爆炸,我来回走了许多遍,脖子都生疼,还是没数清楚这条街到底冒出了多少燕子窝。当时我遇见了一个朋友,他问我:所以有多少个?白羊座言之凿凿的愚蠢本能发作了,我扶着脖子坚定地回答说:左侧22个。

对这个数字是否正确实在心慌。因为它们的情况很复杂。有些燕子窝,像是去年留下的。因为上面布满了灰尘,下方的地面上也没有鸟屎,我琢磨着,为什么今年的燕子不直接去住那些旧房子呢?最多只要翻修一下不就好了吗?我感觉它们性格不是很内向,并不会觉得住别人不要的房子有什么不好意思。燕子们看起来青春洋溢,也许它们就是喜欢做窝,不稀罕省事不省事。

后来有天我的朋友老陈告诉我,他的老家是座在漳州的大房子,在堂屋的正中间房顶上,有一个大燕子窝,燕子每年都回来住呀。它们每年都来住,然后啾啾啾地把窝里原来的羽毛干草都扒拉出来,铺上新的,孵一窝新的小燕子。他小时候每天早上上学前要干好几件事,比如清洗全家人的夜壶,还有给堂屋中间,燕子窝下方的地面铺上报纸,以免一地鸟屎。如果哪天忘记换报纸就会被奶奶骂。不知道燕子究竟有多长的寿命,十多年,年年回来的,是否还是那一对。如果是更年轻的燕子,那是按什么来挑选谁来继承家产呢?也或者燕子里面也有二手房屋交易,它们对房屋经纪燕子深沉地说:“我们家,在漳州,有一座老宅……”

燕子窝虽然大致相像,其实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有一些相当惊险的贴着天花板,有些架在某个横梁上,有的看起来很大,很结实,很深,对家园抱有殷切稳重的盼望。有的草草敷衍,又低又浅。这家是打算丁克吗?也或者只会有一位打定主意当光棍的燕子,随便住一住?看起来根本没办法容下四个蛋和趴窝的燕子妈妈啊。

像这样勤于思考的结果,就是又忘记刚才数到哪里了。我放弃了这种复杂的劳动,和多比回到店里吃包子。我的家里和店里,都没有燕子来做窝。即使会转几圈,甚至上次下完暴雨,还有两只肥麻雀和一只红脚的鸽子到阳台上的水洼里洗澡,但最后还是会走掉。上百度去搜“怎样让燕子来做窝”。搜出来的却全都是“怎样不让燕子来做窝”。我大吃一惊!多比也站了起来,谴责地望着我,责备我打扰它睡觉。

夏天这个时节转眼又到来了。也就是说,又把观察做好了窝的燕子们下蛋孵蛋,还有小燕子出世过程的打算,忘得干干净净。因为做了一个记不清的好梦,我早早醒来,去吃个一季一度的早饭。那些燕子窝里已经伸出了三四个小脑袋,一排。喔呵呵呵呵呵~

也有的伸出一个小屁股来。我猜它准备拉屎,想看看它拉屎哇哈哈哈哈哈~~~你到底什么时候拉屎……

幸好有多比打掩护,过路的人都和它打招呼:咦,狗狗?我得以比较从容。尤其是小孩子,会找多比玩,不会来烦我。不过到了最后那只屁股也没有拉屎。我也没有很失望,包子也已经吃完,我们就回家了。一只燕子叼着个很大的黑乎乎的东西从我们头顶略过,我为它在心里欢呼道:是肉啊!是肉吧!是不是肉?

于是追了上去!它停了下来,停在一根电线上,我看清楚了:是一只大蟑螂!

这个我的家里也有啊!为什么不去我家做窝呢?想不通。

也许燕子就像借物小人阿莉埃蒂吧。虽然需要一点人类的帮助,却并不想成为人类饲养的宠物。所以不管坐拥多少蟑螂,也是不行的。

街面突然又布置了一个剧组,好多人举着喇叭,反光板,毛茸茸的话筒,还有些不认识的东西,他们在拍戏。拍戏的动静儿可真大啊,每个人都在吼叫!清晨的凉气瞬间褪尽,夏日里火热的一天就这么开始了。我想,今天即使会发生什么坏事,只要回忆早上就好了。

2017-04-04 0 / /
标签:  暂无标签

6 + 6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