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ver

转角遇见四叶草

clover.work

人生有三件事是无法隐瞒的,咳嗽、贫穷和爱。

中国到底有多少人买不起iPhone X?

就在上周五下午三点,万众瞩目的iPhone X,终于开始了预定。

与大家对iphone8的冷淡不同,iPhone X开抢前三个小时,苹果的官网就被热情而富有的网民,生生挤爆了服务器。

不仅仅是官网,在其他电商平台里,京东的预约人数超过了200万,苏宁的预约人数也超过了120万。

这和之前路透社预测的“1000美元的售价让中国人失去对iPhone的热情”的情况相去甚远。

不过,但凡吐槽中国人的经济实力的报道都难免会招致国人的嘲笑和辱骂:
“中国没你想得那么穷”
“没有买不买得起,只有想不想买的问题”
“几千块钱一个破手机还吹上天了”。
在这样的声音背后,也迎来了iPhone X在中国的消费狂潮,然而,狂欢归狂欢,冷静下来想一想,真的是每个人都能买得起iPhone X吗?

      【一】

中国人的消费能力,如果用众所周知来说,可能也不夸张。
国外的各大奢侈品店从不乏中国人的身影,对于手机,中国消费者更是情有独钟。

中国联通等发布的报告中,手机的商品搜索排行仅次于服装类产品,位列第五,手机消费者搜索Apple的频次更是位列第一。

年初苹果举行特别购物日活动,购机送耳机消息一出,店外立刻排起长队,有人甚至前一晚就在门口蹲守。

品质、宣传等都是苹果手机在中国市场长盛不衰的重要因素,但最重要的,还是靠背后充足的购买力撑腰。
至少有一亿以上的中国人,是真的可以随随便便买得起“史上最贵iPhone”的。

据路透社报道,投行瑞信最新发表的全球财富报告显示,中国中产阶级人数为全球之冠,达1.09亿名,占全国成年人口的11%。

依中国实际的经济和社会文化发展水平,目前比较合理的有关国内中产阶级的界定,是人均年收入在8万至40万人民币左右。

这些人自然是可以轻松的消费起所谓“史上最贵iPhone”的。


      【二】

不过有钱人虽多,可iPhone的主力用户,却是一群用不起iPhone的人。
iPhone X曝光的同时也是段子手们活跃的当口,什么你老婆半夜扒开你的眼皮清空你的购物车啊之类的段子层出不求。

大家也纷纷调侃“iPhone 8不用买,iPhone X买不起”,但从用户画像上看,苹果手机的主要用户和微博转发“买不起”段子的活跃用户,其实是同一群人。

穿潮牌、用苹果,在最好的年纪追求最有品质的生活,是鸡汤标配,年轻人也努力响应号召,把生活过得光鲜。

但财务自由离人很远,过度消费离人很近。

CBNData和天猫分析过商城购物数据,发现中国奢侈品消费者年龄竟有三分之二都分布在20-30的区间,这和国外以中年大叔、大妈们为主力的奢侈品消费群体大相径庭。

看看身边的人也确实如此:200多块是口红的平常价;水乳不上千不好意思拿出来说;小青年结婚蜜月动辄也都是澳洲、欧洲;几千块上万的包包更是见怪不怪。

表面看起来,中国的年轻人真的是越来越有钱了,但从收入来看,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即便最近几年国内普遍的薪资水平都有所调整,但是距离“人手一个iPhone”的水平还差的很远。

BBC出过一部系列纪录片《为什么贫穷》(Why Poverty?),有一集提到中国的高校教育,重点大学公费教育,一年学费还要好几千块,普通三本和职业学校更是要过万,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则是毕业生的薪酬:
国内平均毕业薪酬最高的清华大学,人均起薪6800以上;
纪录片中的中部“准一线”城市,招聘方给前来求职的职校学生王盼开出的工资是2000元。

即使在平均毕业起薪最高的北京,即使是清华大学毕业的精英人才,刚毕业的年轻人想要买得起一部最新的iPhone,也没有想象得那么容易。

iPhone 6刚发布那会儿,《纽约时报》提出过一个有趣的问题:“你要工作多久才能买得起一部iPhone ?”

在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中,“北京人平均得工作218小时才能赚够钱买一部iPhone 6,而纽约人只需24个小时。”
后来这个概念被日本的野村控股公司引申为“iPhone指数”,苹果手机作为一种“全球硬通货”,用以衡量各大城市工薪阶层的购买力水平。

有人说,大学生职业发展比较快,毕业起薪不能完全代表年轻人的购买实力。

但从宏观的角度来看,结果只会更令人心塞。

根据税务局的统计数据,在普通工薪阶层中,中国只有2800万人有资格缴纳个人所得税,而中国个税起征点是3500元每月。

换句话说,中国1.9亿工薪阶层,只有大约14%的人月工资高于3500元。
按照现在人均交通通信消费占比13.7%的比例来计算,月薪3500元的人,每月最多也只有300块钱可以用在移动设备的购置上。

而iPhone X国行售价8388起,对一个月只能匀得出300块的年轻人来说,实在是一笔超出消费范围的支出。
工资跟不上,消费还要继续,怎么办?

各种购物平台的财报数据指向同一个方向:借。
有爸爸的找爸爸,没有爸爸的找网贷平台,不管使用什么方法,总之超前消费的风气已然形成。

人们总喜欢踮着脚去够一个离自己消费水平相差甚远的东西,好像非得用一点超出收入水平的产品才能活出尊严。

消费没什么问题,分期也没什么问题,还不上钱才是问题。

搜索分期买iPhone,“丈夫分期付款买苹果手机还不上,竟让老婆卖淫”、“小伙分期买苹果手机,为偿还月供抢出租车”,更不用说之前轰动一时的校园贷“裸条”事件,为还贷登上社会新闻版块的故事实在是数见不鲜。

最丧的是,分期买的手机丢了,还着iPhone X的贷款,用着诺基亚的砖机,简直不要太酸爽。

普通人丢了一支笔,丢了一把伞,自责一会也就过去了,丢了一部手机却让人难以接受,究其原因还是购买东西的价值超过了自己的消费能力。

据高盛亚洲统计,这个沉迷于奢侈品却达不到相应收入水平的群体,大约有2.3亿。

很多人嘲笑过那种攒几个月工资买个爱马仕,坐地铁却舍不得过安检的女孩,可她们和这群踮脚购买iPhone,又无力承受损失的人并没有本质的不同。

      【三】

对于最贫困的那部分人,售价9688元的iPhone X不在他们的讨论范围,而且,这部分人口的规模远远超出想象。

根据国家统计局标定的贫困线,人均年收入以2300元为界,中国还有5500万人口挣扎在贫困线以下。

年收入2300是什么概念?

一部最普通的国产手机,不吃不喝工作一年才能摸到;一部最低配置的iPhone 8,是他们整整三年全部的劳动价值。

5500万人是什么概念?

英国是欧洲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它的人口是5800万。

可是一般人平时是感觉不到这些人的存在的,双方隔着两道天然的屏障。
第一道,是地理屏障。

城市数据团出品过一份地区消费力报告,用闪光的点来表示各个地区的消费水平。

东南部熠熠的绿色光点连成一片,西部只有莹莹几点亮光
广袤的黑暗背后,是2.55亿人远离消费品的生活。

他们可能生活在闭塞乡村、边远大山,那里没有网、没有水电,甚至没有通路。

大米白面、矿泉水、书本纸张,这些城市里平常到根本在意不到的基本物资,由于运输条件的缺失,也不得不停留在山外的世界。

贵州毕节皮里村的一条山路,是孩子往来半山腰学校唯一的道路
2012年,毕节惨案震惊网络。
贵州毕节,五名小学年纪的男孩,因为天寒家贫,无处可去,冬夜结伴出来玩耍。在一处拆迁工地附近找到一个垃圾箱,钻进去生火,结果一氧化碳中毒,再也没出来。

毕节垃圾桶身亡儿童的家

毕节并非个例,在国家统计局网站稍微探索一番,就会发现城乡人均支出差异超乎你的想象。

拿农村居民人均支出来说,2017年上半年为5174元,其中花在食品烟酒上的钱只有1562元,折到每一天,大约是8.6元。

而在北京,大家排队三小时去买的喜茶,均价是22元一杯。

就像多年前在网上也看过一个令人心塞的故事:
记者在山区采访,看见一个妇女在给孩子煮泡面,告诉她,这是垃圾食品,不要多吃。
孩子的母亲说,没关系,不常吃,今天是孩子生日,一年也就吃得起这么一次。

故事虽难辨真伪,但赤贫是一定存在的。在这些人眼里,一包山外运来的方便面已经可以算得上是绝对的奢侈品,更遑论一部几千元的手机。

第二道,是信息屏障。

有人说,现在网络发达,世界像一个大广场,每个人都能发出自己的呐喊声,安迪沃霍尔还说过,每个人都有15分钟成名的机会。

而且据德勤中国科技调查,当前智能手机的持有率达到87%,接近人手一机的状态。

最可怕的是这个“接近”,因为当网络社会越多地代表真实,没有被包含进去的那部分就越容易被忽略。

假设8%左右的婴幼儿和耄耋老人都不包含在内,也还有5%的人生活在没有智能手机的世界。

而这5%则和聋哑人没有区别。
高科技的世界他们不懂,明星的娱乐绯闻他们听不到,每天为了生活已经耗尽了他们全部的力气,即使有委屈、有诉求、有期盼,却没有人能听到他们的声音。

      【四】

几年前,听到一个长辈说,她家孩子一生下来就有六套房子,爷爷奶奶两套,外公外婆两套,爸爸妈妈两套,不管孩子将来怎样,至少不用为房子焦虑。

而更多人,一生都无处落脚。

贫穷是什么?
大概就是你拼尽全力,不过换来别人的唾手可得。
《洛丽塔》的作者说过:人生有三件事是无法隐瞒的,咳嗽、贫穷和爱。
身体的本能无法掩饰,隐瞒贫穷也会欲盖弥彰。为了近万元的iPhone,省吃俭用几个月甚至几年,虚伪的优越感,没人看不出。

而说来心酸,在生活里挣扎的人,或许根本不知道还有另一种人生。
就像我们不知道,每天还有几千万人在靠几块钱生活。

2017-11-13 0 / /
标签:  暂无标签

7 + 2 =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