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ver

转角遇见四叶草

clover.work

你为什么会孤独



经常会有朋友问,为什么年纪越大会觉得越孤独?

这个问题好像很难回答,孤独的确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情绪,引起的孤独的因素也有很多。

比如昨天广场舞的大妈把舞友们都加到另一个群了,唯独留下老胡独自在群中耍单。

再比如当大家都在讨论昨天的明星又被朝阳区大妈逮个正着,不是集体出轨就是聚众吸毒再不就组团供养仁波切,仿佛瞬间就可以涤荡丑陋的灵魂,而你对此时尚信息竟表示懵圈无比。

又或者吃顺了嘴的路边小摊突然在某一天因创卫被坚决清除,剩下你掂着零钱蹲在马路牙子上,一脸茫然觉得这个摊是不是又被自己吃垮了。

包括你用尽洪荒之力也无法背诵价值观等等。诸如此类沮丧、郁闷的情绪,这都是孤独惹的祸。

有些孤独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但大部分的孤独却是人性和认知长期压抑的结果。下水道不是一天堵上的,独孤也一样。

孤独是觉醒者的通病。清醒者,睿智者,大多是孤独的。记得《太空旅客》里,男主角由于飞船故障提前从冬眠箱里醒过来,发现身边的伙伴并没有一同醒来,而到达目的地的时间甚至要超过自己生命的长度时,空有一座巨大城堡,而漫漫长路却无人陪伴,等待他的只有寂寞到死。以至于不得不冒着强大的道德压力去解锁另一具冬眠舱。部分观众或许也能理解,因为在那一刻生不如死的绝望和孤独,是致命的。

今天可以看到的情形是,当下普遍的集体无意识更是加重了孤独症患者的症状。在孤独者眼里,看到他人一边忍受着敲骨吸髓的痛苦,一边还要跪着谢主隆恩的谄媚,孤独者很难去理解这种分裂到底从何而来,或者明知道从何而来,但纠结于唤醒与继续听之任之的两难里,在时光无情的流逝中,除了看着他们上一分钟还载歌载舞的幸福,下一分钟就被碾压得毫无尊严,你无力作出任何改变。

但你知道自己始终无法与之为伍。这是一种巨大的孤独。

当你失去认同和被认同,孤独便无处不在了。

有人会问了,为什么不叫醒他们呢?

你根本不知道在这些昏睡者的背后,你面对的是一群眼红着的拿着法器的催眠师。他们会一边作法一边让你忘记过去,面向未来,口里念念有词:“别动,睡着了才舒服。”

为什么不让你动呢?因为你动就是质疑和反抗,而反抗是不被允许的,你必须和广大昏睡者保持一致,睡他个千秋万代,哪管身后洪水滔天?
要知道,你们不睡着,他们怎么下手偷你家东西呢?

甚至那些被催眠的人都会在梦中对你呢喃:“天下乌鸦一般黑,谁来干不都一个样子;反正无力反抗,享受强暴不好吗?”你要是想换个姿势,他一定举报你。

胡秋林找到一个名词叫“起床气”,说的就是那些被叫醒的人会产生愤怒和焦虑,轻者早餐食之无味,重者暴击直取他人性命。曾有过因起床气迁怒致人死亡的真实案例。

昏睡的人在一个自认为安全的环境里存在了很久,这个环境有没有欺骗他不在乎,有没有苦难他也不在乎,是不是明天就会崩溃他更不在乎。既然昏睡者很傻很天真,就怪不得催眠者更黄更暴力了。

这并不奇怪,有孤独就必然有滋生孤独的土壤。区别只在于这块土地的贫瘠或肥沃。在一个多元的、沟通顺畅的,不钳制言论的世界里,所谓的“宇宙真理”即使发芽,也会因营养不良而夭折。反之,在手握法器、从小到大不停灌输的肥沃土壤里,所谓“宇宙真理”不但轻易落地生根,还能让它转基因式的迅速膨胀,从而分裂社会族群,给“思想异端”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在一个绝对化的语境里,孤独者往往被陷于绝望之中,精神上的“石刑”远比肉体的痛苦来得汹涌澎湃。

面对一个失智时代的汪洋大海,你就是一叶破舟,能不孤独吗?

我们知道,满树的麻雀嘈嗷,总有一只是沉默的。有些声音是出自本能的,比如鸡叫。无论是晴天或者阴天,鸡都会叫的。鸡叫早了难免会挨一拖鞋,叫晚了,最多落一句,这只懒东西!但有些声音是可以换来主子的赏赐的,比如鹦鹉学舌的谄媚。起初当然可以引起主子的注视,时间久了,它会疯狂地错觉自己竟成了人,却不料最后被当头棒喝:“你也配!”历史告诉我们,它们不是被烹煮吃掉就是做了标本供人嘲笑,结局往往悲惨。

胡秋林想说,清醒者不一定是最孤独的。相反,和沉默的大多数一起的沉默者才是最孤独的。无敌最是寂寞。什么才能无敌呢?俗话说至贱者无敌。既然昏睡者都可以把自己轻贱到一个不存在的地步,清醒者又怎么有能力唤醒一团虚无的不存在?

更何况,你有没有义务去唤醒一个装睡的人?如果不是,那么孤独者会越来越孤独,既然孤独是一个人的狂欢,何必要去硬拗嗜睡者一同参与呢?

至于你不昏睡就被当做异类嘲笑你的人们,你如何面对?你得记住,一座山,有它本身的高度,不会因他们的褒贬而增高减低。就怕你不是一座山,是一堆土,很快就会夷为平地。

那么,一头狼混进羊群会孤独么?为了不孤独它可能暂时会成为一只披着羊皮的狼。他的怪模怪样只会引来羊们的哄笑。而你作为一只清醒的羊,没错,你必须得跟着哄笑,否则羊群会视你为异类,除了剥夺你的群居的权利还会剥夺你交配的权利。你当然有权利选择离开羊群,前提是你必须做好强大自己的准备。

在哄笑之余,羊群们或许忘了,你们再怎么努力,羊还是羊,永远无法变成狼。这个时候,您能说是狼孤独还是羊群更孤独?

有人说,最不好的孤独,就是缺乏真诚的友谊。但狼和羊,清醒羊和昏睡羊,会有友谊吗?

也许,有些孤独注定高贵,有些孤独必然痛苦相随,有些孤独经得起智慧的洗礼,有些孤独更加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最后,我们用蒙田的一句话来结束本文:

我们必须保留一处小小的避世之所,它完全属于自己,丝毫不受打扰。在这里,可以找到真正的自由,远离尘嚣,回归孤独。

襄阳快线 作者:胡秋林

2017-06-24 0 / /
标签:  暂无标签

2 + 5 =

回到顶部